贺远仿佛一眼看穿了跟前人的想法,成熟英俊的眉眼顿时变得异常冷峻,拉着贺静就走到了一边去,对他懒得搭理。

贺静也没想到贺远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又惊又疑:“大哥,你怎么生气了?”

虽然她也很不喜欢别人拿自己和程仪做比较,但是生气还是不至于的。

贺远望着她喉结一滚,面色罕见的郁滞:“一想到以后只要我带你出席这样的场合,你就会听到这样的话,就很烦。”

贺静闻言顿时笑得眉眼一弯,语气带着逗弄和促狭,问:“难道在大哥的心里,我比你的小仪还重要吗?”

贺远几乎想也没想就答:“是的,你对我的意义无与伦比。”

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跟贺静相提并论。

哪怕是程仪,也不行。

一想到未来公司做大,关注贺家的人多了起来,可能会有好事者把贺静跟程仪身份互换的事挖出来,然后将两人进行全方位的比较,他就郁闷。

他想给贺静带去的是荣光,而不是旁人无谓的眼光,和绵绵不绝的流言蜚语。

贺静却浑然不在意,莞尔道:“好啦,嘴长他们身上,随他们怎么说,要是我真那么在意,那在失去程氏千金身份回到银高的时候,我就退学了。”

贺远心里勉强好受了一点,默默决定自己一定要努力将公司做大做强,直至有一天超过程氏,那样别人就不会拿贺静跟程仪比了,而是拿程仪跟贺静比。

此时,碰了壁的某总一路骂骂咧咧,去找自己的女伴,发现女伴正混在名媛堆里。

女伴见他不高兴,十分关心的问了几句,某总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如抖麻袋般抖了出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